无人不知的“康帝博士”假酒人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ediaayla.com/,鲁迪

对于葡萄酒行业,缺乏清晰易懂的标准和超越实际价值的价格,造假恐怕也是不可避免甚至必不可少的。

周末不学知识,除了带青蛙儿子们去旅行外,推荐一个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的纪录片:酸葡萄。

葡萄酒在法国佳酿之乡勃艮第,是代表其文化历史的灵魂,人们在背后感受到的东西似乎是无价的。

而当葡萄酒跨越大西洋来到美国,似乎变成了金钱可以衡量的炫耀资本,赶上90年代末互联网泡沫,钱袋子鼓鼓囊囊的资本家,不再盯着红红绿绿的曲线,开始摇晃起高脚杯。

他们聚集在葡萄酒拍卖会上竞标以炫耀财富,当中有个梳着背头的印尼小伙在这群白人中格外显眼。

但没过多久,鲁迪摇身一变,成为圈内无人不知的“康帝博士”。因为他大肆招待朋友私人珍藏的罗曼尼康帝。

他的背景很神秘,传闻鲁迪的家族拥有整个中国的喜力啤酒供应权。他家财万贯,每个月花几百万美金买酒不过是小菜一碟。

而且鲁迪声称喝过最好时期的勃艮第红酒。别人找了二十几年都没有找到,他一流的品酒能力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他能在盲品中出神入化的正确辨别出任何种类的葡萄酒,凭借完美的人设在圈内打响知名度后,鲁迪在拍卖会上挥金如土,大量垄断名酒。再通过拍卖商JK高价出售。

人们并不介意花更多的钱,因为他们信奉康迪博士说的那一套,喝酒的时候能看重的不是价格,而是酒带来的兴奋,再加上JK善于将品酒体验吹得像模像样,什么品酒就像笔尖上的艳遇,馥郁的酸度如赌场的应召女郎在唇齿间徘徊等等的。

在2003年至2006点之间,JK从鲁迪的收藏中卖出总值超过了3500万美元的葡萄酒,大家高呼这个时期是“鲁迪时期”。

可在2008年,一场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拍卖会上,勃艮第酒庄老板洛朗彭索大喊了一句:“请撤掉那些贴着我酒庄标签的假酒。

他邀请鲁迪到高端酒店就餐,希望鲁迪能够坦白交代。但鲁迪只说自己不清楚来源。

直至洛朗穷追猛打了一个月之后,鲁迪才给出了一个雅加达的人名。“帕克亨德拉”以及两个电话号码。

为了搞清楚谁是帕克亨德拉,洛朗在雅加达富豪喜欢玩乐的香港、新加坡、台北转了好几圈。才终于打听到,“帕克”在印尼语中指的是先生,而“亨德拉”就像是约翰那样烂大街的名字。

打击假酒的不仅洛朗,还有收藏家比尔.柯霍,他还建一个葡萄酒厕所,用大量的酒箱标签木塞,酒瓶底装饰的墙壁和天花板。

比尔收藏了43000瓶价值不菲的葡萄酒,对他来藏品都有情感上的意义,因为让他喝极品葡萄酒时,能尝到酿酒师的热诚,那是近乎宗教性的体验。是金钱无法衡量的。

可某天晚上,比尔竟然发现,藏品中1921年的大瓶装的彼得勒斯是假的。他忙不迭地找来各路专家,给所有葡萄验明正身,最终发现自己花了400万美刀购入的超过400瓶葡萄酒都是假的。

当时葡萄酒界有个潜规则,你买到了假酒,就只能自认倒霉,但比尔拒绝当冤大头。

他雇佣侦查员布莱德开始调查。确定从JK的拍卖行买的都是假酒,一切矛头指向了鲁迪。

布莱德发现,早在2003年美国司法部已经对鲁迪发出了递解程序文件。因为当时他的留学签证已经到期,而鲁迪在美国签证上留的地址是印尼雅加达西部一条小型商业街查玛达路。

凑巧的是鲁迪曾经给洛朗的两个号码中,一个是属于印尼规模最大的航空公司,狮子航空。另一个正是来自查玛达路。

布莱德马上到这条商业街挨家挨户的打听,可是当地没有任何人认识鲁迪或是他那超有钱的家族。

线索再次中断,鲁迪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直到2012年鲁迪被捕,他的真正身份随之浮出了水面。

表面上光鲜亮丽,美酒豪车豪宅艺术品一样不少,但其实他美国运通账户里有1600万(美元)的累计欠债。他还常常拆东墙补西墙借钱还钱。

甚至连“鲁迪库尔尼亚万”这个名字都是假的,那是印尼著名的羽毛球选手的名字。

布莱德通过鲁迪的护照顺藤摸瓜,得知他的父亲叫马克穆维祖祖,母亲叫兰尼华帝。他有两名兄弟达雷和泰迪。

单是2007年,鲁迪就将他卖酒收入中的1700万美元汇给他在香港和印尼的兄弟。

那到底是谁在金钱上支援鲁迪呢?鲁迪母亲的兄弟曾经涉嫌与雅加达史上最大型的银行劫案有关,一个兄弟偷取印尼建设银行的所有存款5亿6500万后,现潜逃在中国境内。

一个兄弟曾经拥用一间名叫圣淘沙希望的银行,他窃取了6亿7000万美元后,若无其事的逃到了澳洲,并声称拥有的其中一个资产就是“加查码达路”。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鲁迪从舅舅们的诈骗中获利,但那也许是他刚来美国时需要创造假身份的原因。

所谓做戏就要做全套,在审判中鲁迪拒绝认罪,律师杰罗姆为其辩护称,鲁迪就是为了再次体验极品葡萄酒,而“复刻”经典。

一些具备仿古效果适合用来制作标签的纸张,他还从餐厅收集了许多空的酒瓶,而且鲁迪家中有一个关键的证据,有两三瓶葡萄酒浸泡在厨房水槽里,标签从瓶子上被浸掉,厨房水槽旁有两三个酒瓶,正准备被贴上名酒标签。

而且从制作数量上来看,鲁迪根本就不可能一个人完成如此庞大的工作量,种种迹象看来,鲁迪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意图欺诈,鲁迪最终鲁迪成为美国史上首个因为售卖假酒而被定罪的人。

被判刑十年,而且他必须将2840万美金交还给受害人。大家都心知肚明,鲁迪只是整个诈骗集团的前台人物,背后大部分利益获得者正逍遥法外,喝着美酒过着奢华的生活。

但是如果要提起刑事起诉,就必须证明这些人是有计划的欺骗某人,或是做出不实陈述从而进行诈骗,而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鲁迪一个人。

骗局落幕,鲁迪向法官致歉说“葡萄酒变成了我的生命,而我却迷失其中”。鲁迪宁愿一个人扛下来,却是以爱酒如痴的无辜酒痴形象。

涉案的500瓶假酒被集中销毁,但目前还有高达1万瓶鲁迪售卖的假酒仍然在一些收藏家手中。

或许人们都有点希望被欺骗,他们非常希望拥有那些极为罕见甚至是可能绝无仅有的葡萄酒。所以他们根本不想知道那其实是伪造品。

如今“康帝博士”已经被拉下神坛,但葡萄酒的众人仍沉沦在醉生梦死中,你要么是信徒,要不是叛徒,就像你敢说国王有穿新衣吗?

而不穿新衣的国王,每个时代每个行业都有,把他们扶上宝座的,正是每个不敢说国王没有穿新衣的人。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